一些關於國片有趣的資訊

「海角」出頭 國片脫困還很拚,下面一些有趣的重點:

“”事實上,鈕承澤就把台灣導演的甘苦,拍成一部《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》,他說,當初獲得三百五十萬輔導金,就算自己募得相對資金,也不過七百萬元,很難依照原訂構想拍片,「光是一場自焚戲,大概就要花三百五十萬」,他靈機一動,改用「偽紀錄片」的形式,說一個真真假假的故事。””

“”金主難尋,為錢低聲下氣,除了節流,開源絕對是導演最痛苦的經驗。周美玲說,《刺青》開拍前,她接受兩家比較尊重劇本創意的金主,簽下「金主優先還本」的拆帳方式,即使如此,六百萬投資與四百萬輔導金,還是讓她拍片後期捉襟見肘,只好尋求贊助商以商品置入影片,才能拍完全片。””

“”鴻鴻的《穿牆人》接觸不下十位國內外的投資客,最後還是他抵押房子才能開拍;””

“”到頭來,鴻鴻拍片賠了近千萬,只好教書、拍紀錄片、接公家活動來償債;鈕承澤知道拍偶像劇是他的金雞母,沒錢時只能來回操作;曾因《豔光四射歌舞團》負債兩百多萬的周美玲,靠著年菜廣告等千奇百怪的接案,也讓她兩天賺回三十萬;楊雅?相對幸運,因為找到李烈當製片,所以較無後顧之憂。””

台灣電影雖然沒有市場,不過電視及廣告還是生機勃勃,所以可以讓許多導演到這個圈子裡撈錢,然後再籌措資金拍電影,不管是得抵押房子還是怎樣,好歹也有房子可以抵押,跟許多想拍電影不過連個房子也買不起的人來說,他們算是幸運的了。

“”楊雅?直言,不太可能出現第二部《海角七號》,他提醒,全台年度票房的前十名,營收大多一、兩億元(編按:去年第十名《終極警探四》票房一億兩千萬),未來國片即使擠進年度十大,扣掉戲院拆帳、管銷成本,片商實際回收頂多五千萬元;意即,像《海角七號》這種四千萬預算的影片,虧損機率仍高,除非擴大海外市場,否則不會是國片的常態規模。””

“”長期研究電影產業的政大廣電系副教授盧非易,也提出類似看法;他認為,台灣電影的票房破億,並非未來的正常期望值,國片能否站穩腳步,觀察點是「有沒有越來越多台產片,站穩票房三千萬關卡」。換言之,類似《囧男孩》「投資一千五百萬,票房超過三千萬,片商就回收成本,加上海外及DVD版權就小賺」的模式,才能刺激片商或金主投資。””

“”因此,盧非易與《穿牆人》導演鴻鴻都希望國片年產量達到五十部,才能撐起一到兩條國片院線,也能試探更多片型,即使只有兩成國片賣座,其他八成小虧,但整體而言,就能活絡整個產業,也讓台產片保持與戲院的談判空間,不像現在一樣予取予求。””

“”鴻鴻認為,台灣電影首要難題是籌資困難,許多導演五到八年才拍一部電影,黃金歲月都耗掉了,等到資金到位,原有題材往往已經過時。鴻鴻強調,募資責任不該落在這些獨立藝術家身上,現有官方又不夠靈活,他希望台灣仿效法國的國家電影中心,由專業人士負責國片的「製作、推廣、教育、保存」,才能有效推動電影產業。””

所以是錢的問題?

“”《漂浪青春》編導周美玲直言,除非打破現行的發行結構,否則國片很難脫離目前格局;她也希望釐清政府部會權責,電影產業面應由經濟部推動振興,比照科技業訂出優惠措施,才能改變新聞局權責不清的尷尬局面。””

“”除此,周美玲也想透過國外募資,打破國內資金困難的局面;她認為,類似蔡明亮「抓住全世界的小眾,加總成為大眾」的路線,可能是國片突圍的另一條路,她籌拍中的《神殺》,就積極想引進法國等歐美投資者。””

“”然而,除了《海角七號》、《囧男孩》、《九降風》等今年的國片開出亮麗成績,金馬的入圍名單,卻也顯示了國片在可見的未來,依然只能靠著劇本與導演這兩個核心項目殺出重圍。資金格局的限制,讓台灣電影與需要大量動作、特效、動畫的高成本電影幾乎無緣,演員項目則因電影工業長期凋敝,「電影明星」早已絕跡。””

可憐的動畫,看來台灣第一部電腦動畫長片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出現了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